您好!欢迎来到betwayapp
当前位置:主页 > betwayapp >
2609.(幸福)不看是谁的星座(7)

  厉爵风牙关咬紧,一双黑眸里染起火焰,几乎燃烧

  顾小艾看着他,眉头微蹙,厉爵风其实是关心厉爵斯,现在却变成这样

  当初,她阻止厉爵斯靠近佳妮的时候,他还没有这样这才过了多久,厉爵斯是陷得深了吗

  厉爵斯那么大的反应,让她想起当年她和厉爵风被迫分开的时候。

  突然觉得,感情的事真得不关第三个人的事。 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2609

  好与不好,只有自己知道,别人的关心都变成了害

  可看厉爵风冒火的眼神,顾小艾明白,出国是佳妮选的,可就算佳妮现在想回国,厉爵风都不可能答应了

  他认为厉爵斯过成这样是一种耻辱。

  漫天的大雪,白茫茫的c市,路边的树都添上银妆

  一部敞篷跑车在宁静少人的马路上以曲线疯狂地往前开着,薄雪的路面留下扭曲的痕迹

  车上的英文歌被调到了最大声,本来该的一种天籁却变成了吵闹

  厉爵斯一手搭着方向盘疯狂地往前开,一手握着酒瓶拼命往嘴里倒酒,酒渗漏下来,沿着下巴划到颈间,湿了衣领。

  他的视线只是偶尔看一眼前方,车速越来越快。

  酒瓶一瓶瓶丢出车,雪落在他身上,冰冷了脸。

  厉爵斯仰起头,又将一瓶酒往嘴里倒,所有的回忆都涌了上来

  “父亲,我拜托你,只要我能和sara在一起,我一定好好做事,不会再胡闹。”

  “不成器的东西只想着一个女人,你能成什么大器”

  “父亲”

  “三个儿子里,就属你最没用说出去简直丢我的脸滚”

  为了她,他一次又一次跪倒在父亲的脚边,一次又一次被父亲的拐杖打在脸上

  厉爵斯将酒瓶中的酒全数倒进嘴里,跑车继续在雪中胡乱开行,疯狂地往前,没有目的地。 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2609

  “走吧,宝贝儿。”

  “我不走了,richard,我们回去”

  “hy”

  “我们回去,你回你父亲身边”

  “只要离开了这里,我们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,sara,我们就差这一步了。”

  “你父亲抓了我的亲人,我的亲人正在步入死亡我要怎么带着他们的生命去过我的新生活”

  “”

  回忆疯狂地涌来,雪漫的马路上,厉爵斯将手中的酒瓶狠狠甩出车外。

  再和她见面,她已经是浑身是血,她已经活不下来了

  她死了。

  她死了

  为什么

  为什么父亲死了,上天赏赐给他一个替身还要被剥夺他厉爵斯做错什么了

  父亲说的没错,三个兄弟当中,他是最没用的那一个他不做事,他只会花天酒地,他根本连活着都不配


上一篇:迷你世界:圣诞树的制作方式

下一篇:没有了